2013中英語話頭禪七-學員分享(上)


頓悟放下,任心自在
嘉慧菩薩 (香港)
『參話頭』在我學佛這幾年間已聽聞過無數次,但一直都是一竅不通,存著很多疑惑,沒有基本認知,究竟怎樣去『參』?哪那個才是話頭的正確答案?一個機緣,得知在祖師禪林有話頭禪七活動,抱著好奇及期望學習何為袓師禪的心情,出發啦!


當到達袓師禪林的當天,已被襌寺內外之美吸引著,給我一種輕鬆度假的心情,但當禪修一開始,這感覺很快已全面改變,不但與以往的禪七脫然不同,不再是禪修三部曲,只專注在「食、坐、睡」的靜心修行中。


襌修導師嚴厲的指導及喝罵,香板的棒喝,在緊密的課程中有學員在高速跑香時跌倒,坐禪時支持不了倒下,還有些情緖不穩而大哭大叫,每天都有著不同的驚嘆!原來每個人都有著不一樣的『心念』。


這些外境當初都令我煩惱四起,但自己不停地堅持著要隨指導方法,盡自己所能應付去做,好好把握,不去著相,努力提起話頭去問, 心想導師這種指導必有其用心,就好好地去學習吧!到第四、五天,身心卻出奇的寧靜安定,但雙腿及坐骨神經已痛到麻痺難忍。


七天轉眼就過,感恩果如法師每晚的慈悲開示,使我獲益良多,不但更明瞭怎去默照、參話頭的妙法,用中度以直觀去平衡我們的主觀及客觀思想,放下我執及分別心。在禪修的最後一天,心情極輕鬆,法喜充滿,真是人身難得。第一次參加話頭禪便能與不同國籍的學員共修及分享,真是極佳的體驗及因緣。

一記無形香板,打得眼冒金星
麗飛菩薩(台灣)
因為諸多因緣,參加了祖師禪林的中英話頭禪七,這是我第一次打禪七,就像果如師父說的,平常覺得自己還像個樣,藉著禪七,修行兼休息也頂好,因此準備工作漫不經心,來了以後才知道,慘了!經過老師的指導和嚴厲逼拶,兩天後才稍稍制住了昏沉,但接著不斷湧出的妄念卻甚為難停,話頭當然就丟三落四,剛往前進一步,立刻又退二步,正是,又落入生死輪迴。由千思萬想中,發現到許多自己的習性,赫!原來平常生活中,總是忙、盲、急、偏執、自我、好玩、喜歡拖、找藉口、放逸……,種種習性,原來都是分別心,風吹鳥鳴都引致起心動念,造成歡喜、懊惱、得意種種情緒,明白這些以後,才真正開始學習放鬆、放下,才終於能坐得下來。


好不容易「熬」過七天,正是歡喜時,沒料到被果如師父的一個無形香板,打得眼冒金星。回家痛定思痛,第二天清晨早起,很認真的打坐,並看完了《禪門輕叩》這本書,才從昏沉中驚醒,才知道,啊!師父慈悲了,我,應是零分,一切必須重頭來過,這七天只能說是學到了寶貴方法,真正的禪七現在才開始,唯有認真用對的方法,在生活中不懈怠的練習,並行菩薩道,才能自然花開啊。得此醒悟,衷心感恩並祝福眾生一切因緣。



誰說垃圾一定要在垃圾筒?
 ■常法菩薩(台灣)
記得在禪七的第二天,自己把職事做好,到大殿找香燈師問師父有沒有事可幫。師父讓我掃西單的地板。當我把地掃好時,師父要我再檢查一次,心想自己做事一向小心,掃好了為何還要再檢查,師父回頭馬上指著一個好小好小的小白點撿起來給我看,當下震憾了,原來自己有許多細微妄念從未真正察覺(我慢心),即使平常觀照起心動念,但都僅是粗相,且這些粗相掃過了,還是會不斷的產生(心想此次掃地還真受用)。接下來師父要再掃東單地板,當我掃完,也檢查完告知師父,師父竟然把拖完地板抺布上的垃圾全撒在地上讓我掃,當下我傻了,心想有反常態,再想對喔,境界要來,無常要來是沒有時間或空間的,不必預設立場,也不必執著垃圾一定要在垃圾筒。感謝師父要我別太執著,如佛示現,要我悟佛法不離世間法,這句話雖大家都會說,但很難真正感受到。


爾後幾天的震憾,在於曹老師的獅子吼,吼聲一出,全身如電擊般的震動,魂都飛了,哪還有妄念,往後雖然持續在話頭上用功,但由於太心急而迷失在話頭上,向外找那個不真實的我,忘了本自具足。感激監香師父及師姐即時發現把我拉回現實,差點入魔道,在此誠心的感恩上果下如法師及所有監香師父、師姐、大寮師父、師姐的辛苦及用心。再來特別感恩曹老師的獅子吼及香板,如沒有您的棒喝,這次禪七對我這種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凡夫是起不了太大作用,更不會有感受,末學期待下一次香板,希望能一棒打醒我或一棒打死我(不希望迷迷糊糊的活著),祝福大家身體健康,曹老師好好保養喉嚨,再一次吼得我們天旋地轉,早點開悟,佛法常存。

把握每個當下的因緣
書弘菩薩(台灣)
首先很感恩祖師禪林舉辦這次的中英話頭禪,讓我在而立之年有機會好好靜下來思考,更了解自己。

   
禪七的過程,前四天滿辛苦的,因為平常比較少打坐,大約兩週一次,每次的時間也不常,最長也只能散盤三十分鐘。所以前幾天一直有背痛或是腿痠的問題。不過一直遵循著總護曹老師的指導,並且善用話頭的方法「什麼是無?」和「生命的實像是什麼?」,放下各種我執心,結果打坐狀況漸入佳境。一直到最後三天,隔壁來自克羅埃西亞Ante師兄突然大叫,結果我心中的妄想又不斷出來,加上每次打坐的時間越來越長,深深擔心自己會像他一樣失控大叫大哭。不過後來在總護曹老師的提醒下,心不執著在過去、未來、現在,專注在打坐的瞬間,結果打坐的感覺又回來了。


最後一天,果如法師以及曹老師提到的一席話感動了我:「要把握每個當下的因緣,因為因緣就在一瞬間,過了哪個當下就不會再回來,所以要應該好好珍惜感恩身邊的人。」這樣有智慧的哲學會深深影響到未來與家人、朋友相處,或是在生命中任何一個階段遇到的人。而結束禪七後,生活上最大的改變是,少了執著心妄念,學會放下情緒,做事更專心更有效率,時間管理比以前好。


「總算」知道話頭要怎麼用了!
素真菩薩(台灣)
祖師禪的確是「頓悟」法門,用無法之法頓入佛之知見,如果不是眾生本來就是佛,頓入是入不了的。而且,如果眾生與佛根本不同,不管怎麼修都不能修成佛,就如同石頭不是人,不管怎麼變都不能變成人。所以凡夫心與佛心體性完全相同-都是自性空-但功能、品質,天差地遠。如法師開示給我最大的啟發是修行不是「修出」佛心,只要去「用出」這自家寶藏。我覺得祖師禪林所用嚴厲的逼拶法,就是希望帶領禪眾體驗如何「用出」佛心。


先是在觀念上要徹徹底底相信自己是佛,沒有絲毫懷疑。這有點像人在深度催眠的狀態下,可能做出平常做不到的事。例如沒經過訓練的人,在催眠狀態下可以走高空鋼索。祖師禪林的禪修訓練,首先就在這裡。


這次禪七,我在嚴厲逼拶的氛圍下,身心不能放鬆。硬撐腿痛坐到後來覺得連脊椎都歪了,一下坐很快就進入經行,腳像要跛了。而事實上我自認為在禪七前已做足功課-先做十萬禮拜進行懺悔、消業,再練了三年的禪修基本功夫。結果還是破功了-只能說慚愧自己並非「法器」!這次禪七中,除了苦熬意志力的收穫之外,還有一個小小體驗,藉此略說一下:



我雖然聽過、學過話頭禪法,卻一直僅能念話頭,體會不到「疑情」。小參時老師說那就不要念,改在問句後面加上一句「到底是什麼?」我用的話頭是本來面目。所以,整句是:「什麼是本來面目?到底(究竟)是什麼?」第四天盥洗後,我先思惟:「《華嚴經》說剖一微塵出大千經卷。本來面目既是剖微塵令自己開悟,又是出經卷利益眾生的關鍵。所謂深入經藏不就是將義理教法,轉為實證嗎?從這個角度本來面目可說是學佛的目的、整部佛法的心要。」先這樣思惟,培養出「這個很重要」的感覺。然後拜佛,並且邊拜邊緩緩的問話頭。就在那一支香,我真的體驗到清清淨淨就是想知道那是什麼的心(過去我一直無法切割情緒的部份,不然就是像念咒語一般地念話題)。雖然疑情很淡,也只持續到那天安板就掉了。不過,我「總算」知道話頭要怎麼用了-真是好長、好遠的一條路呀!

 
明年再來挨香板
澤慈菩薩(香港)
在這七天的禪修中,我體會到每一天裡,都是被老師時刻鞭策。每一天,不知怎樣整天打坐時, 感到混身和雙腿麻痛到不自在, 需將腿伸出來,雖然痛得要命,心也煩得要死, 但我都堅持坐一至二支香。因腿部的不舒服及心裡又不相應, 感到度日如年,什麼自性本心,心在哪裡,我真的要好好問自己及要徹底認清楚。也自勉莫因腿痛而放棄,到最後還是撐不過去,將腿伸出來,又一次失敗。


最後一天早上吃完早齋,老師通知每人找一個舒服的位置坐下來觀看自己及當時環境時,那刻裡的我心境非常寧靜, 所有的心念,一切之前所有想法,一掃而空,一切圓滿。真的「無」在哪裡呢?  我真的要鑚硏自己,更加努力!


在這裡真的要感恩,老師沒有給我打香板。也曾與老師小談,能否在我走之前,給我打香板一兩次,老師大笑著說,香板已放回。這一刻, 大家都哈哈笑起來!老師更大聲說, 想打香板明年再來吧! 這番的說話,也許明年再來多一次,謝謝!


1 comment:

  1. This was a good suggestion that you put up here...dude…..hope that it benefits all the ones who land up here. 

    Hong Kong Tutor

    ReplyDelete

My photo
台北市北投區復興三路198號
祖師禪林做為一個專修祖師禪法的道場,以承當聖嚴長老的願心「發揚漢傳佛法,燄續祖師心燈」自勉,結合經教義理、漢傳祖師禪法的特色、聖嚴長老的教誡、以及果如法師的修行體驗為指引,定期舉辦念佛、默照、話頭等禪修訓練,弘講經典及公案語錄,並以不拘形式的茶禪、攝影禪、書法禪等生活藝術禪坊,誘導學人在生活中親近禪法。